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08的文章

這不是十二國記

赤樂元年,蓬山遇蝕,巧卵果漂至蓬萊。

隔年,胎果出生,麒麟一分為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虛海延伸至青海的高岫山坐落在巧與奏的邊境上,高聳陡峭的山壁儼然形成一座天然屏障。 濃密的森林分佈在山腳下,森林裡霧氣瀰漫,即使已接近正午時分陽光仍透不進來。

巨大的身影在空中盤旋,樹林裡傳來一陣陣馬車疾馳的聲音-偶爾還夾雜著幾許嬰兒的哭聲。
而遠方不時傳來野獸的低吼,像是在回應著什麼。

越過這座山就是奏了。

一思及此,男人顧不得口吐白沫的馬匹,只是拚命地抽著鞭子。

如果在這裡被吃掉就完了。

一陣瘋狂的疾馳後,馬車終於穿過森林,進入邊境的高岫山區。原本只是在高空盤旋的巨大身影見狀立刻追了上來。

「可惡!」

男人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早已不堪負荷的馬匹發出一聲悲鳴後,終於不支倒地。
奔馳中的馬車順勢撞上,原本坐在車上的三人被拋了出去---男人滾落至山坡旁,掙扎著爬起來;抱著小孩的老婦則是重重摔在地上無法動彈。

而空無一人的車體早已摔個粉碎。

此時巨影撲了上來,巨大的鳥嘴發出尖銳的叫聲,銳利的鉤爪朝著其中兩人抓去—眼看一老一少就要命喪於此………………


一抹青色的身影從身後竄出,泛著水光的劍身猛地朝巨鳥脖子砍去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濃濃的鐵銹味撲鼻而來,伴隨著的是紅色黏稠的滾燙液體………


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。


老婦抱著小孩驚恐的說不出話來,渾身顫抖的身體沾滿巨鳥的血液。

只見巨鳥倒在地上痛苦的發出怪叫,幾番掙扎後終於死去。而一名紮起紅髮的青衣少年矗立在一旁,碧綠的瞳孔裡看不出一絲猶豫。

彷彿他早已習慣這一切。



甩掉劍上的血,不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又引起了少年的注意。

微微皺眉,少年轉頭便往聲音出處飛奔而去。

「驃騎、重朔,保護他們兩個。班渠,跟我來。」

一頭青白色的犬形妖魔自少年奔跑的影子中冒出,
少年縱身跳到妖魔背上,妖魔奮力一躍,帶著背上的主人衝上天空。

一轉眼,兩個黑色的身影映入眼簾---兩隻蠱雕似乎正為了搶奪食物打架。而男人………
………四肢隨著妖魔的動作無力地晃動著。


少年很清楚這代表什麼意思。


一咬牙,碧瞳裡閃過一絲詭異的紅光。蹬一下身下的妖魔,青色的身影像箭一般衝了過去。

眼前白光一閃---兩隻忙著打架的蠱雕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什麼事,血注就從脖子裡噴出來。
少年手中的劍再一個起落--…